荒诞感的消失

in 观点 with 0 comment

《流浪地球》是一部好影片。第一故事清晰成熟,编剧下了苦工,一改中国电影不会讲故事弱点;第二是制作确实是好莱坞式的,肉眼看不出瑕疵。

但一个好的编剧,大概率不是一个好的科幻作家。

1.

《流浪地球》原著篇幅不长,有兴趣的可以在Kindle商店里找来读一遍。这里方便读者阅读,试举出一些细节与电影对照。

原著主人公的设定是父母双全进入地下城的,但是进入地下城之后,宇航员爸爸很快”出轨“了——这里并没有什么感情冲突。原著是这样描述的:

“每个人都在不顾一切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爸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呵,忘了告诉你们,我爱上了黎星,我要离开你们和她在一起。”

“这是谁?”妈妈平静地问。

“我的小学老师。”我替爸爸回答。我升入中学已两年,不知道爸爸和小星老师是怎么认识的,也许是在两年前的毕业仪式上?

“那你去吧。“妈妈说。

……

另外很多人提到,原著中主人公娶了一个日本女孩,但其实比族群身份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在一起的过程。在一次”机动冰橇拉力赛“比赛过程中主人公遇到了冰橇坏掉的女孩,完成比赛后就去结婚了。

这两个地方,虽然”逃逸时代“还有”家庭“这个单元,但显然重要性已经很低了。爱情在大刘原文中也有描述,是难以想象的东西。这与电影中构建的家庭观念是截然相反的。这个濒临末世的环境下,人类对情爱和关系的看法还会和当前一样吗?这是一次合理想象。

但电影延续的仍然是现实的秩序和规范。

杜兰特夫妇提到过道德规范的普遍性和演变,比如强奸在狩猎时代当中可能是道德的,但到了农业社会就变成了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婚前性行为在农业时代是不道德的,但在工业社会则不再如此。

这种脱离当下而又合乎逻辑的变化就会带来奇特的荒诞感。罗马时代的贵族要出入十多座神殿,他们不会想到不久之后就只有一个神;“太阳王”路易十四也难以想象几百年后穿戴假发和高跟鞋的男士会被认定为异装癖。

而科幻恰是描述未来的,不止是未来的科技,还包括未来生活,比如信仰和道德的演变、冲突;从这一点上说,大部分优秀的科幻作品是冷峻而且荒诞的,合理推测就会变得冷峻,而结果远离当下秩序就会变得荒诞,这正是科幻的魅力所在

2.

原著另一种的荒诞感来自于对反抗军故事的描述,人类自身内在的荒诞感。

同样是描述太阳即将灭亡,阿西莫夫写过一部《神们自己》(the Gods themselves)。

这里的太阳变化并不是自然演变,而是平行世界居民为了种族延续的一次阴谋。通过“电子通道”,两边的世界都可以获得无尽的能源,但代价是强相互作用变化会导致太阳爆炸。

地球上发现“电子通道”作用的人被奉若神明,平行世界中的建造电子通道的“长老”变成了三个生物,理智与情感分别呈现,这个一变三,三合一的设定很有意思,由于建造电子通道的“长老”一分为三之后出现了意外变化,才导致地球人有机会得悉电子通道的秘密。

情感与理智、愚蠢与睿智的冲突被不断放大、混淆;放在极端的环境下,这种冲突更加惊心动魄;

流浪地球中对个人的冲突描述其实不是太多,族群的内在冲突通过反叛军的故事得以展现。

原著中人类对于如何幸存就分成两类:飞船派和地球派,即用飞船逃生还是用地球逃生;在逃逸计划进行过程中,人们发现太阳活动并未如预期的发生变化,于是人们开始变得愤怒。如果太阳没有变化,那么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反抗军让人类世界再次一分为二,最终反抗军占领了控制室,将地球派的领袖悉数冻死在冰原上。——这是不是就变成了一个关于”反叛“的故事了?

并不是,因为在大刘笔下,就在这一刻,氦闪发生了。

人类的内在冲突放到宇宙中变得可笑。

3.

未来是不是一个更好、更文明的世界?新的规范和道德,是不是更高级?

人类短短数千年的文明来看似乎是"螺旋式上升"的,但这样也不难看到”螺旋“的另一边。比如蒙昧曾长时间笼罩在罗马的遗迹上。

从更长的时间尺度看,”进步“更不确定。从古生物学的时间尺度上看,文明暂时也未能超脱出自然界的主宰,成为一股自主的力量,从智人到如今也只有区区数十万年,从猿猴走下树林至今也不过数百万年;从这一点看我们是自然的造物,而非造物者。

大部分科幻作者可能并不会设定未来就更好或者更文明。充满宗教色彩的海伯利安中,人类已经跨越光年的距离殖民,也没能避免战争、灾难和盲目

Responses